首页 > 资讯 > 第19章 左右为难 自有主张

大唐明月小说:第19章 左右为难 自有主张

编辑:隔山隔海更新时间:2021-10-14 22:48:58
大唐明月

大唐明月

这是一个最繁华热闹的时代:鲜衣怒马、胡姬如花;这是一个最冷酷无情的时代:骨肉相残、人命如芥;复活在这个时代,库狄琉璃的目标是:也没龋齿……的活到老死。在西市锦绣丛中挥挥毫,于曲水斗花会上采采风创作,溜到平康坊内听个小曲,混进慈心寺里观场剧场演出。她要做个闲看长安十丈红尘,笑对大唐万里明月的,路人甲。却永徽五年春,当李唐王朝夺唐的千古大戏终于等到悄悄拉大帷幕,她却泪流满脸的意外发现,原来是,她也不是围观群众群众,她是,演员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本文将为诸位各位看官展示一个尽可能会真实的的大唐,评论交流围观群众OR围殴。本人已五更三点,太极宫那层层叠叠的重檐飞角,刚刚被晨光勾勒成黛青天幕下的无数道剪影,承天门的门楼上便准时响起了第一声晨鼓。随即,六条正对着城门的主道上,数十面街鼓被依次擂响。在微弱的曙光中,长安城仿佛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巨兽,在隆隆不绝的鼓声中抖动着身体:被分割得菜畦般齐整的一百多处坊里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大门,宵禁了一夜的二十五条坊外大道也重新出现了车马行人的身影;而在各坊门口,叫卖胡饼的声音此起彼伏,那热情洋溢的声调和热气蒸腾的炉灶,让这座举世无双的雄城渐渐有了人间烟火的气息。。

作者:蓝云舒 状态:完本

类型:推理破案

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

安二舅惊诧的回过头来,却见库狄家的大门一开,小檀一脸高度警惕的探也才来。安二舅吃惊得基本上想揉眼,心里一转,已明白了了几分:“是大娘让你回来的?”小檀点点头,“大娘已据说河东公府之事了,前番盼咐奴婢说,阿郎倘若带媒人到库狄家,便让婢子去盼咐车夫慢些套小檀点头,“大娘已听说河东公府之事了,适才吩咐奴婢说,阿郎若是带媒人到库狄家,便让婢子去吩咐车夫慢些套车,再过来报信,请她阿爷只推说不在,混过今日再说。大娘说,河东公府势大,若是当面拒绝了他们,都尉府事又未成,只怕他们觉得是借故推脱见怪下来;可若是答应,又如何跟姑母交代?阿郎请放心,库狄家已遣人去知会大娘的姑母了。大娘说,此事因她而起,她已有了打算,绝不会因此拖累了安家。”。...

精彩章节

安二舅诧异的回过头来,却见库狄家的大门一开,小檀满脸警惕的探出头来。安二舅惊讶得几乎想揉眼,心里一转,已明白了几分:“是大娘让你过来的?”

小檀点头,“大娘已听说河东公府之事了,适才吩咐奴婢说,阿郎若是带媒人到库狄家,便让婢子去吩咐车夫慢些套车,再过来报信,请她阿爷只推说不在,混过今日再说。大娘说,河东公府势大,若是当面拒绝了他们,都尉府事又未成,只怕他们觉得是借故推脱见怪下来;可若是答应,又如何跟姑母交代?阿郎请放心,库狄家已遣人去知会大娘的姑母了。大娘说,此事因她而起,她已有了打算,绝不会因此拖累了安家。”

安二舅与石氏对视一眼,心里松了口气,又忙问,“大娘有何打算。”

小檀摇头道:“奴婢也不知晓,大娘只是让奴婢告诉她家阿爷,明日河东公府或是裴都尉家有人肯让步便罢,若是不肯,应了任一家,只怕都会为日后埋下隐患。真到左右为难之时,她自有法子消除日后的祸端。”

安二舅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大妥当,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:这里面的为难处他自然早就想到了,不然也不会这样急着带人过来,好赶紧脱身事外,只是拖下去的话……思量间不知不觉已进了库狄家的堂屋。库狄延忠一步抢了过来,急道:“四郎,你可知今日之事是从何说起?我已派人去找她姑母了,也不知那边会如何!”

安二舅微微皱起了眉头,“那你打算如何?”

库狄延忠长叹一声,“如今哪有什么主意,好在琉璃着人送了信来,今日算是混过了,只求她姑母那边赶紧派人来定下此事,将琉璃立刻送过去也罢!”

安二舅听着这副卖女避祸的口气,忍不住冷笑一声道:“那敢情好?横竖那河东公世子也不过是裴相爷的嫡孙,大长公主的长子,得罪了又有甚打紧!”

库狄延忠虽然出身尚可,也读过几年书,平日却不大出门,只是靠着祖上及安氏留下的几间房收租过活,因怕惯了妹子,满心觉得裴都尉家就是一等一的豪门。听得安二舅这话,更没了主意,“依四郎的主意,难不成要答应了河东公家?”

安二舅冷冷道:“裴都尉家官职虽低些,洗马裴这一支朝廷上下也有不少官员,你若突然就应了另外的高门,他家拿河东公无可奈何,却拿咱们没办法么?”

库狄延忠目瞪口呆,忙一把抓住了安二舅的手,“四郎,阿兄,你说如何是好,你可一定要拿个主意,救救我们这一家子!”

安二舅摇了摇头,“如今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看那媒人今日发怒而去的模样,若是河东公府愿意就此罢休最好,或是大娘姑母那边肯退让一步,咱们也没有什么可愁的,若是两家都不肯……”

库狄延忠忙问,“那又如何?”

安二舅叹了口气道:“大娘说她自有主意,必不会连累家人。”话音未落,就见曹氏从里间冲了出来,一把抓住库狄延忠叫道:“大郎,不能听她的,今日之祸就是她惹出来了,若再听了她的话得罪了那些人,咱们全家老小该如何是好?”

安二舅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库狄延忠看了看安二舅的脸色,也拉下脸道:“你吵嚷什么,也要听四郎将话说完才好。”

安二舅却道:“你若有什么主意,不妨说来一听。”

曹氏不由怔住了,想了半日才道:“这么大的事怎能听她的,不论她选哪家都是去享福,我等一个不小心,却是满门要受她的连累!”

安二舅冷笑道:“那若是听你的呢?”

曹氏咬咬牙道:“不如都不应,说不定得罪还有限些。”——无论琉璃去了哪家,此后就是高高在上的贵人,既然左右是得罪人,又怎么能便宜了她去!

库狄延忠跺脚道:“胡闹!”

安二舅却沉吟起来,他做生意时若是遇到两个贵人争一样东西,遇到能讲道理的,无非是价高者得,若是两个都不讲道理,便只能或说东西不好,或是找个法子不卖,哄得两个都放开手,宁可生意不做,也不能让其中一人失了面子,记恨自己。曹氏的私心他自然知晓,但此时看去,似乎也不无道理。

库狄延忠此刻没有主意,只问安二舅该如何是好,安二舅低头思量了片刻才道:“既然大娘说她有主意,我便回去问问,若是有道理,不如听她的。”

库狄延忠无法,只得让安二舅与石氏先回去了,过了半个多时辰,安家又遣了婢女过来,只道琉璃的主意颇为周全,明日一早她便会回库狄家,届时听她的安排就是。

曹氏有心让库狄延忠去问个究竟,库狄延忠摇头不肯。曹氏心知他是因为上回在安家当众丢了面子,不愿意再去那地方,却也无法,只能暗自咬牙发狠,把琉璃诅咒了七八百遍,又想若是能说服两家中有一家肯退一步娶了珊瑚——自然最好是河东公府,那岂不是美事?

到了闭坊前,库狄延忠打发去找库狄氏的阿叶终于赶了回来,回报说库狄氏大怒,只道裴都尉府这边都已经在准备聘礼文书,河东公府再是势大,也不能如此欺了他们去?明日一早她就会派遣媒人带聘礼来定下此事。

库狄延忠和曹氏面面相觑,心里是更没着没落起来,一夜都不得安生。

好在第二日一早,琉璃便带着几个小檀等几个婢女仆妇回了家,库狄延忠开口便问:“你今日有何打算。”

琉璃神色平静的行了一礼:“请阿爷去外面略避片刻,有需要时女儿再请您归来。”

曹氏顿时跳了起来,“这是什么主意?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琉璃淡然的看了她一眼:“女儿能做什么?是能自己与媒人定了文书,还是能自己收了聘礼?何况庶母在家,也断不容琉璃胡来。女儿不欲阿爷在场,只是不愿阿爷被人逼迫,左右为难,待女儿将事情平息,阿爷再回来,岂不干净?便是要得罪人,女儿自己出面得罪,难道不比让阿爷得罪要好?”

库狄延忠已为难了一夜,他原本就是最怕麻烦的人,此刻听到这句“不愿阿爷被人逼迫,左右为难”,简直舒坦到了心底里去,越想越觉得琉璃说的在理,点头道:“也罢,就依你。阿爷就在坊里的西州酒肆里等你的消息。”说完也不理曹氏,站起来竟真的走了。

曹氏一把没拉住库狄延忠,回头看着琉璃,脸色都有些青了,发狠跺了跺脚,先挑帘出去找到珊瑚叮嘱了几句,又吩咐了阿叶几个一番。

琉璃也不理她,只是静坐不语,倒是曹氏耐不得性子,出去让人打探了两回。

眼见日头慢慢升到了树梢之上,阳光从刚刚生出的新叶间透了进来,在小小的院子里洒了一片碎金,正是一幅暖得让人提不起精神来的阳春景象,只是无论是库狄家的几个下人,还是安家过来的仆妇,哪有心思享受这份悠闲,个个都是大气也不敢喘,而当阿叶蹬蹬的跑了回来,锐声叫道“来了!来了!”那声音回响在院子里,简直刮得人耳膜生疼。

琉璃头都没抬,曹氏已呼的站起来,急声问道:“是哪一家?”

阿叶顿时呆住了,顿了顿才结结巴巴道:“婢子是见到有官媒带人抬了喜箱过来,并没看得仔细。”

装聘礼的喜箱都抬来了?曹氏心里也说不出是惊还是酸,张嘴便骂:“还不滚出去再看仔细些!”在屋里来回走了几趟还是忍不住对琉璃问道:“如今媒人聘礼都来了,你且如何打算?”

琉璃平静的抬起头,“如今阿爷并不在家,女儿能有何打算?自然只能让他们先进来等上一等再说!”

显示全部

精品推荐

最新小说

相关资讯